您的位置:首页 >法甲 >

“里奇”张奔斗:博纳·丘里奇的平凡与不凡

发布时间:2022-09-21 19:45:35 来源:体坛加

今天,58足球达达给大家分享体坛加带来的《张奔斗:博纳·丘里奇的平凡与不凡》,如果您对张奔斗:博纳·丘里奇的平凡与不凡感兴趣,请往下看。

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张奔斗

我必须承认,即便在博纳·丘里奇状态最好排名也最高的时候,他的网球也没能很深地打动过我。

当然,这只是我的个人喜好——我是说,我通常很容易地就能喜欢上那些打法个人特征非常鲜明的球员;我也总觉得,那些打法特征不够明显的球员,上限也不会太高。

很可能是我眼力有限,我总是很难从丘里奇的打法中找寻到什么鲜明的个人标签。他的打法是那么地“标准”,正如他的长相——那是一张典型的英俊帅哥的脸,帅得也如教科书一般标准,眉清目秀、鼻梁高挑、嘴唇丰润。但在赞美造物主宠爱的同时,你也你不得不承认,有时候,一个人的长相之所以能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,正在于其脸上那些不那么“标准”的地方,反而独具特色。

但今天,丘里奇的一番话,深深地打动了我。

在谈到他右臂那行著名的纹身时,丘里奇反思道:“坦诚地说,我不再喜欢它了。我是17岁出头时纹上它的,当时我还太年轻,真希望我现在能够抹掉它。但这也没什么,留下它我同样可以安睡,它并没有让我心神不宁,但这句话并非体现了我对生活的态度。”

我们都知道他说的是什么,毕竟那可是网坛最著名的几枚纹身之一。来啊,跟着丘里奇学英文,“There is nothing worse in life than being ordinary”——生命中没有什么比平凡更糟糕。

这不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丘里奇对这个纹身的“嫌弃”了。去年还是前年的上海大师赛期间,在他的一场发布会上,我曾经问过一个有关他这个纹身的问题。要知道,丘里奇是一个言谈举止非常彬彬有礼的好小伙子,对于媒体的提问总是认真作答。但我能感受到,我提了一个他不愿多谈的问题,他耸了耸眉毛,面带尬笑一笔带过:“啊,那只是我年轻时一次傻傻的举动罢了。”

当年第一次看到丘里奇的这枚纹身时,我也曾会心一笑:这其中充满了多少年轻人的雄心和霸气,以及极高的自我认知啊!如今,23岁的丘里奇仍然是一名年轻球员,但职业球员的生命密度岂是普通人可以相比,过去几年职业生涯的沉浮起落,已足够让愈加成熟的丘里奇重新看待这枚纹身,也许,也重新看待自己。

“真希望我现在能够抹掉它。”这其中,能够听出丘里奇的悔意。但我希望,他只是在为自己当年的一次鲁莽举动而后悔;但我不希望,他是为自己曾经的雄心、霸气以及极高的自我认知后悔——因为,那本该就是作为年轻人的一部分,那也应该是作为一名职业球员气质中永远宝贵的一部分。

丘里奇配得上所有的雄心、霸气和极高的自我期许,毕竟,他曾经有过非常辉煌的过往。他在17岁时就打败过纳达尔,18岁时打败了穆雷,他曾在2018年两次战胜费德勒;他曾是世界前100位中最年轻的球员,他也曾以第12位的个人最高排名结束了2018赛季。

但在伤病、状态、技术瓶颈、教练团队频繁更换等因素的共同作用下,丘里奇的过去一年多过得很不顺利。上周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站作为4号种子首秀出局,意味着他2020赛季已遭遇4连败。如果你再考虑到去年珠海站首轮击败吴迪后从珠海、东京、上海到维也纳、巴黎和戴维斯杯的一波6连败,意味着他跨年的最近的11场比赛中输掉了10场!唯一的胜利,竟然是年初ATP杯赛上击败了蒂姆,后者可是澳网亚军。

去年8月,丘里奇的世界排名还在第12位,仅仅半年功夫,就已跌出30位。再跌下去,大满贯种子席位也会跌没了;那也将意味着,在大满贯赛事中将遭遇更强硬的签表。

不过,重新思考“生命中没有什么比平凡更糟糕”这句话,并不意味着丘里奇就已接受平凡并且自甘平凡。很高兴地看到,上周在阿根廷参赛期间,他仍然在谈论自己的梦想:“我梦想能够赢得一个大满贯并成为世界第一,我现在距离还有点远。但我打到过世界第12位,这给了我自信。希望我能保持健康,努力工作,重回最佳状态,去冲击这些梦想。”

是的,我得承认,我从来没有将丘里奇作为95后中最具潜力的那几位来看待。但他如今遭遇的困境,以及他此次这番动人的反思,反倒让我对他多了一份关注和期待。无论今后能不能拿到大满贯桂冠,能不能成为世界第一,但他的竞争力不应该在巡回赛1胜10负;而以他的能力,也不至于在世界30位之外才能找到容身之地。

我没有在他最辉煌的时候献上多少喝彩,如今,在他最困难的时候,我反倒要在心里默默祈祷:丘丘,加油,愿你尽快走出谷底,愿你尽快找回激情。

好了,关于“里奇”张奔斗:博纳·丘里奇的平凡与不凡的内容就介绍到这。

本站声明: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,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

推荐阅读

最新文章

随机推荐